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。
死于1984

在杭州闲逛偶遇火车上遇到的大哥,火车上的那天晚上我上了个厕所,一大爷就把我的位置占了,然后在车厢连接处碰到了学油画和音乐的大哥,一见如故,他背着一背包比车票还贵的酒。我蹭了几包中华,在晃动的车厢玩了一晚上不插电酒吧,大哥说“咱们这是文人意气。”我说“是建安风骨。”


评论
热度(3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死于1984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