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。
死于1984

山上遇到特大暴风雪那天早上……因为大雪封山刚和队友分手……一个人徒步走在路上,也见不到车……想了想 也就一个月前……结果大难不死 第二天就捡到了 迷路的小姑娘……


不读书了 加上我话也不多,突然有种妹尽粮绝的感觉……

我还有更多的道路要走,平静孤独 快乐幸福 在这条没有行人的路上


苍山不墨千秋画  洱海无弦万古琴

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 

我年华虚度 

空有一身疲倦 

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 

岁月易逝 一滴不剩


在拉萨的光明茶馆碰到山南的出家师父穿着便装坐在我对面喝茶。师父说“光明茶馆,不是给拉萨的有钱人服务的,八毛钱一杯的甜茶,从前是三毛,我们藏族人的幸福指数,不是建立在GDP上的,而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上。”


我来到这个世界,为了看看太阳和蓝色的地平线。——北岛

色季拉山,大雪封山的那天,被堵在进山前的路上,闲来无事  爬上半山腰,后来搭到了两个移动公司去色季拉山上维修信号基站的小哥,大家放心,我已经代表广大群众问候过他们了。

昨天抵制日货 今天抵制韩国。哪天不仇日 不仇美,才是我泱泱大国 崛起之日。

洱海  我去过了

天空一无所有 为何给我安慰——查海生

 拉萨——上海  四十八小时火车上碰到的一对藏族情侣,小哥送女朋友到无锡念大学,然后再从无锡马不停蹄的赶到哈尔滨念书。想了想, 我恐怕是做不到小哥这样绕了中国一整圈啊。

这次走了滇藏线,从昆明,经过 大理 丽江 香格里拉 德钦 一直到拉萨。重要的不是路上的风景,而是遇到了许多让我受益匪浅的朋友,丽江遇到的小十七小姐姐,第一次和妹子一起旅行,在八宿暴雪封山的晚上碰到了一个纯徒步去拉萨的哥们,他很沉重的告诉我“人和人之间是不平等的”,之后捡到了一个和男朋友闹矛盾的妹子,晚上十分相信我和我拼房睡,到了拉萨每天在大昭寺晒太阳,回来的时候在火车上,和一个长发飘飘买了站票的大哥彻夜长谈,结果回去的时候座位被一个大爷睡了。。

从前我拍杭州,希望记录下我这个年代的杭州,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变化。现在我变了,我只拍我心里的杭州,我心里的杭州永远不会变,我心里的每个人都是我自己。


你越想去看,因为想看而越目不转睛地看,就会越看不见答案。


没带灯,用了五轴防抖。还是有点跑焦了……

1 2 3 4 5 下一页

© 死于1984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