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。
死于1984

左贡小镇,出了镇子就是传说中的怒江七十二拐,头天晚上到镇子的时候天气大好,第二天早上一开窗,人都傻眼了。。。后来,一个人在山上就遇到了超级大的暴风雪,看到挺多车侧翻在路边……

最近其实对自己拍的照片都很不满意,感觉好久没有拍女孩子了。拍风景,拍纪实就像是吃素,虽然很健康,但是时间长了总想开开荤。

最舒服的状态就是,我想干嘛就干嘛,我不想干嘛就不干嘛。我为了这个目标已经抗争了很多年了。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, 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。 

西湖歌舞几时休

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。

讲个故事,我每年都去一趟拉萨,去年夏天,出藏的火车连48小时的硬座也买不到,看了一眼机票3300元没舍得买,第二天变成了9000元。我和我爸爸说,我爸爸说“9000就9000吧,你能回家就好。”我说“我再看看火车吧。”然后买了一趟8小时到那曲的短途车票,上了车就不下来了,一路站到兰州,站了一个通宵,再换了硬座到杭州,一共坐了60个小时的火车。就像王朔的《致女儿书》里写,小时候是怕他们,大一点开始烦他们,后来是瞧不起,躲着他们,现在想对他们好一点,但是我做不出来。

裁诗花作骨,揽镜玉为神

杭州这个城市 我一直觉得很神奇,大概是主城区里有最多山的城市了吧?

阳光聚散 我们不多说

怕是再不按按快门。都不会用相机了,难得生病,忙里偷闲啊。

调色技能+1,这他妈是油菜花。

我对洱海的回忆在于,我他妈走了整整一整天,才走出洱海,,,同一辆环洱海的车,我们见到了两次还是三次……


说什么粉正浓,脂正香,如何两鬓又成霜。

许个愿吧,希望2019年能赴新藏骑行之约

我有好多好多地方,想带你去

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在荒山野岭的日子是我成年后最快乐的一段时间,回到大城市有太多要忧虑的事情,虽然每天看起来都没心没肺……相机对我来说已经是高于语言的交流工具了,已经很久没拍照了。

 三月我还在路上吼着“欲将轻骑逐,大雪满弓刀”,现在已经为了生活四下奔波了。

本来就没留下多少照片,很多事情想想还是挺可惜的。。

DELTA100

D76(1+1)

11.5 Min

DELTA100

D76(1+1)

11.5 Min

第一卷胶片  自冲

DELTA100

D76(1+1)

11.5 Min


在杭州闲逛偶遇火车上遇到的大哥,火车上的那天晚上我上了个厕所,一大爷就把我的位置占了,然后在车厢连接处碰到了学油画和音乐的大哥,一见如故,他背着一背包比车票还贵的酒。我蹭了几包中华,在晃动的车厢玩了一晚上不插电酒吧,大哥说“咱们这是文人意气。”我说“是建安风骨。”


好久没动弹了……出门散散步……

香格里拉

1 2 3 4 5 下一页

© 死于1984 | Powered by LOFTER